自由联想和拉康的言说

自由联想是经典精神分析的核心技术,具有神奇的疗愈作用。那么,它是怎么起作用的?

    弗洛伊德认为,自由联想的作用机制是把无意识内容意识化,使病人产生领悟(insight)。所以,为了促进病人的领悟,弗洛伊德发明了另一种技术:解释。

    意识就是自我意识,它由两个部分构成,一个是意识的主体,也叫“自我”(ego),相当于英文的I,一个是意识的对象或客体,也叫“自体”(self),相当于英文的me。当I意识不到me的时候,身体就会被me拐走,做出莫名其妙的事,被人视为心理障碍。如果I意识到了me,把me意识化,I和me就统一了,me就不会做出莫名其妙的事,心理就正常了。

    意识也叫觉察、觉知。佛教的内观、正念也是觉察和觉知。现在有人主张把精神分析纳入佛学,用佛学代替精神分析,认为这是精神分析的未来趋势,是中国人对精神分析的贡献。

自由联想和拉康的言说

自由联想真的只是意识化、领悟、觉知吗?

    其实,自由联想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成分,一直没有引起关注,因为它太平常、太理所当然了。它就是“言说”。安娜O喜欢做白日梦,她把自己的白日梦叫做“私人剧院”,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在脑子里放电影”。但是,她的病没有好。只有当她当着布洛伊尔的面把白日梦说出来,症状才能缓解。安娜O是一个很敏锐的人,她抓住了精神分析(当时还没有自由联想,布洛伊尔采用的是催眠)的本质,称之为“谈话疗法”。

    弗洛伊德应该是知道“言说”的重要性的,所以他始终把精神分析限定为“谈话疗法”,拒绝一切非语言的治疗方法,因而遭到荣格、费伦齐、兰克、赖希的反对。

    对于弗洛伊德来说,“言说”的重要性是不言自明的,结果反而使人忽略了它的重要性。直到拉康提出“回归弗洛伊德”,才把“言说”的重要性“言说”了出来。他说,精神分析的核心是言说,精神分析的效果全在言说,不说(自我分析)就无效,说了才有效。

    为什么“言说”这么重要呢?因为无意识具有和语言一样的结构,语言可以表现无意识,无意识就是“他者”的语言。

    所以,拉康非常关注病人说了什么、怎么说,经常对话语进行分析。弗洛伊德也很关注话语,专业研究过口误,发现口误的发生原理与梦非常相似。对话语和口误的分析,是了解无意识的一条捷径。

自由联想和拉康的言说

    语言和文字密切相关,分析话语可以了解无意识,分析文字也可以了解无意识。拉康精通中国文化,对汉字颇有研究。霍大同用拉康的方法分析汉字,复原了古老的“拆字”艺术。有一个来访者经常梦见自己到了安徽,或大兴安岭。这两个地名含有同一个字:安。安:上面是家,下面是女,女人在家里(宅女,家庭妇女),家里有女人(美满婚姻,金屋藏娇)。

    如果来访者不会说话怎么办?拉康派的做法是,分析师替来访者说。分析师观察来访者的言谈举止,对来访者的言谈举止进行描述和解释。这种方法克莱因也用过。她给儿童做精神分析时,发现儿童不会自由联想。由于游戏和自由联想有相似之处,于是就让儿童玩游戏。但是,光做游戏,不把游戏过程说出来(言说),还不是真正的自由联想。那怎么办呢?克莱因发现,分析师替他说也是可以的。

    拉康派认为,让孩子的家长替孩子说(当着孩子的面说,让孩子听到,不管他听得懂听不懂),也可以达到同样的效果。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150-7881-8823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mxlheyyq@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30-18:30,节假日不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