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下的自由联想

摘 要:自由联想是精神分析临床实践当中的关键技术,本文通过考虑汉语与汉字的特点,结合法国拉康的精神分析理论,指出在汉语下进行精神分析的实践,其自由联想的意义不仅是自由言说,也包括自由书写。

关键词:精神分析 自由联想 拉康 汉语

一、引言

肇始于1900年的精神分析学,是弗洛伊德在接待神经症患者的实践过程中建立起来的。自由联想是精神分析的基本技术之一,是临床当中最核心部分。正是通过自由联想,无意识领域才得以发现 。精神分析理论自弗洛伊德以来就不断被重构,但是自由联想始终是精神分析实践的核心,也是精神分析家获得新材料及构建新理论的基础。

上个世纪初,精神分析理论已经引进到中国,特别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后,精神分析实践在中国开展起来。本文尝试着分析汉语汉字的特点,讨论精神分析当中的自由联想,在中西方语言当中是否有些不同。

二、自由联想与自由言说

自由联想,在拉康看来是一种自由言说 。在精神分析的实践中,通过自由的言说,主体欲望被感悟,主体真相被捕获。伴随着主体的自由言说,精神分析会导致来访者的症状或痛苦减轻,让自我的功能与欲望的本我之间,达成一种近似的和谐。

言说在精神分析实践当中位居首位,在拉康看来,那是因为主体本身带有符号性质,主体是语言的结果,即他所说的“一个能指为另一个能指代表着主体 ”。精神分析的实践一再表明,只有在自由言说当中,通过言说进行无意识的梳理,来访者才能够抵达自我和自无意识的和解,成为一个“你即如是(Tu es cela) ”的人。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精神分析认为,是在自由言说当中,语言在说着自己,甚至拉康认为,人,在本体论意义是一种言说的存在(être parlant) 。由此,我们可以看到,精神分析在实践当中,对于所运用的语言,要求有极高的表现性。

三、自由言说与汉语

与西方语言相比,汉语有两个基本特点,一是汉语基本上是单音节语言(尽管存在少数连绵词),二是汉语言本身没有任何因性数、时态及语态而引起的词形变化。这两个特点,足以让中西语言存在很大不同。

瑞典汉学家高本汉说:“正是缺乏说明性的范式,对于汉语想表达的意思,需要有很强的猜测能力。 ”用西方意义的语法对汉语句式进行分析,不能帮助我们理解汉语的意义,因为人们只有在了解一句话的意义之后才能给出这话句当中每个词的语法意义。如果人们不了解句子的意义,实际无解句子结构。相反,对于西方语言,人们可以根据句中词的词性与变位,判断出它的句子结构。因为汉语的单音节和无性数时态等词形变化,汉语总是存在着意义上的模糊。

汉语下的自由联想

汉语也有很多方式来去除这种口语表达上的歧义,比如强调上下文背景、发明固定词组(比如很多常用词组)、形成习惯表达(比如成语)等等。这使得汉语在日常对话层面上,在不离开语言对话具体情景的情况下,也能够帮助人们正常有效的交流。但是一个音节同时指代多个意义(字),而且这些意义之间经常没有直接的关系,这使得汉语在口语表达水平上带来的歧义要远远高于印欧语系当中的任何一种语言。

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认为汉语是不成熟的语言,是一种不适合进行精神分析式的自由联想的语言。因为,同样是高本汉,他认为,汉语千百年来,没有被外来语言过多地影响,她独立发展出了丰富的语言及文学,只是这是一个西方人不熟悉的另一个世界,并且这种语言与西方人所熟悉的印欧语言差别太远 。但是如何回答汉语过高的歧义性给精神分析式的自由联想带来的困境呢?

四、自由言说与自由书写

要解决这一困境,就必须更加全面的考察语言,我们不仅要考察口语,还要考察口语与文字的关系。西方拼音文字,基本是对口语的记录,虽然西方语言与文字之间也存在着一些不对应的地方,但是总体上,西方文字是语言附属,他们口语层面上的语言具有优先性。

西方语言与文字的关系,在汉语与文字的关系检视当中,受到了极大的挑战。汉字记录汉语,显然汉字并不只是简单地记录汉语。简单看一下第五版《现代汉语词典》 ,包括声调的不同,共有1332个音节 。如果汉字只记录汉语,只需要有1300多个汉字就足够了,因为这1300多字已经足以记录下了所有的汉语音节。但是《现代汉语词典》收集的汉字大约有10000个,也就是说,平均每一个音节对应着7个多汉字。

可见,汉字不仅仅是记录汉语,而且是汉语的延伸,是汉语的进一步表现。前文所述的汉语的模糊性,其本身无法消除,但是通过汉字,则可以得到极大的澄清。在这个意义上,我們可以说,在汉语背景下进行精神分析实践,在自由言说的同时,有时候及时补充的书写,会让工作有所进展。

五、汉字的笔画特点

汉字还有一个重要独特点。汉字并不是由字母构成,而是由笔画构成。先是一个简单的 “一”构成通常所说的五笔,再由五笔构独体字,最后由独体字构成复杂的汉字。有人做过分析,发现现代常用汉字,差不多只是由236个独体字构成。这些独体字,其本身并不是作为记音元素的字母来构成其自身的,其本身只是笔画。正是笔画构成了结构符号学对符号的基本要求:区分性。

汉语与汉字的关系决不像西方语言与汉字关系那样简单,汉语与汉字相互影响,汉字是汉语的延伸,但是它们决不是附属关系,它们从根本上讲是两个相对独立的体系。那么,这样的汉语言文字的特点肯会对我们的精神分析实践带来影响。

也是拉康的理论认为,书写正是将人们内在的看不见的痕迹,变成外在的,投射到纸张或者其他承载物之上的可视的痕迹。人们在书写时,带着自己的书法特点的笔触,可以理解为勒克莱尔所说的一些“独特的迹象(signes particuliers )”。循着这些“独特的迹象”,就能发现主体的真相,发现主体更多鲜活的能量与创造性。在这个意义上,无意识如霍大同所说是像汉字那样构成。拉康对中国书法有个评价:“手的独特性打碎了世界的单调。”

六、结论

自由联想这一精神分析的临床工作方式,不仅是指所有“用言语表达的材料”。在汉语背景进行精神分析实践,注意对汉字的书写与解读,它的意义不亚于对梦的解析,汉字的自由书写也是通往无意识的一条大道。

参考文献:

[1] S. Freud: S.E.,V.

[2] J. Lacan :?crits, Seuil, Paris, 1966.

[3] J. Lacan : Encore (1972-73), Seuil, Paris, 1975, p130.

[4] J. Lacan: Dun discours qui ne serait pas du semblant (1971), Seuil, Paris, 2006.

[5] B. Karlgren: The Chinese Language, The Ronald Press Company, New York, 1949.

[6] 現代漢語詞典: 商务印书馆,第五版,北京,2005。

[7] S. Freud: S.E.,V, p531.

[8] J. Lacan: La direction de la cure et les principes de son pouvoir, in Ecrits, Seuil, Paris, p616.

[9] J. Lacan : Subversion du sujet et dialectique du désir dans l’inconscient freudien, dans ?crits, Seuil, Paris, 1966, p.819.

[10] J. Lacan: Le stade du miroir, in Ecrits, Paris, 1966, p100.

[11] J. Lacan : Encore (1972-73), Seuil, Paris, 1975, p130.

[12] B. Karlgren: The Chinese Language, The Ronald Press Company, New York, 1949, p69.

[13] B. Karlgren: The Chinese Language, The Ronald Press Company, New York, 1949, p5.

[14] 現代词典:商务印书馆,第五版,北京,2005,出版说明。

[15] 汉语的音节具有声调,但是常常因为说话者个体、方言和历史的原因,声调并不具有区分性。我们这里给出最大可能性,将声调的不同也考虑为都具有符号学上强调的区分性。

作者简介:严和来,1977年生,江西彭泽人,南京中医药大学讲师。

基金项目:江苏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基金项目“中国儒家思想对拉康精神分析学的影响”(2014SJB178)

相关文章

联系我们

150-7881-8823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mxlheyyq@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日,9:30-18:30,节假日不休息

QR code